水城91座桥 命名背后有故事遵循哪些原则?背后

 2020-07-03 07:41  阅读 

摘要:

运河廊桥,此次规划中命名为清风廊桥。 聊城是江北水城,有水的地方,必然有桥。如果说水是灵魂,那么,桥就应该是文化代言人。 水城一些桥梁的名字,如板桥、闸口桥,早已约

运河廊桥,此次规划中命名为清风廊桥。

聊城是江北水城,有水的地方,必然有桥。如果说水是灵魂,那么,桥就应该是文化代言人。

  水城一些桥梁的名字,如板桥、闸口桥,早已约定俗成,深入人心,而有些桥梁,却还没有统一的名字。尤其是随着近年我市城市建设力度的加大,很多新建的桥梁,还没起名。

  对于一座城市的文化传承来说,桥是其中一个重要的载体。城区内河湖水系纵横交错,桥梁众多。小桥流水,风景如画。但若桥无名,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让人欣慰的是,日前,聊城市城区桥梁名称规划对外公示,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和建议。此次规划,对东昌湖风景区、古运河及徒骇河上的91座桥梁进行了命名。

  这些桥梁名称,有的沿袭旧名,尊重了百姓约定俗成的老习惯,有的体现出鲜明的水城特色和文化内涵,还有的名称更贴近、符合了百姓祈福的心愿。

  约定俗成的名称不变

  新桥名彰显文化内涵

  24日上午,市规划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东昌湖风景区、古运河及徒骇河作为江北水城的精华所在,是展示城市形象的重要窗口,此次城区桥梁名称规划,主要是对以上水系中的91座桥梁进行命名。其中东昌湖风景区规划名称桥梁61座,运河(景区外)14座,徒骇河16座。

  在东昌湖风景区61座桥梁中,其中已批准公布的有37座,新命名的桥梁24座。

  其中,在古城区,以光岳楼为中心,向四面辐射,形成四条大街,四条街外依次有四口四关与外围城区在四个方向上连接的桥,分别为南关桥、北关桥、东关桥、西关桥,因为区位特征比较明确,且早已成为百姓口口相传、约定俗成的名称,根据此次规划的命名第一条原则已批准公布及民间传统使用的名称原则上不再更改,因此这些桥梁名称予以保留。

  值得注意的是,在古城南门外,有一条新命名的桥梁六知桥。该负责人表示,这座桥是以历史典故来命名的。相传明朝中期,有一年发大水,河堤决口,皇帝拨下善款,东昌府知府蔡兴同与河院一起抗灾防洪。后因治河有功,皇帝把抗灾剩下的银两赏赐下来。河院想私分钱款,告诉蔡兴同二人分了钱款也无人知晓。蔡知府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水知、河知,何来无人知晓?此钱取之于民,理应用之于民!回府后,蔡知府开列明细,将余款修建南门外和北门外两座桥。南门外有两座桥,南桥为南关桥,故北桥命名为六知桥,以示纪念蔡知府清廉之举。

  要说到以历史文化内涵来取名的例子,要数东关区域更多,该负责人表示,该区域作为运河上的重要商埠,既是商业中心,同时也是文化中心,漕运文化、商贸文化、民俗与名著文化在此交融,形成了丰富的运河文化,也形成了沿线独特的人文景观。桥梁命名时,注意深入挖掘历史文化内涵,大力提升水城文化品位。比如白玉桥,位于铃铛湖区内,据记载:明惠帝建文二年十二月,燕王朱棣以靖难为名,起兵反对明惠帝,挥师南下攻打东昌府时惨遭失败,朱棣险些被盛庸所擒,靠躲在当时隆兴寺前的白玉桥下,才躲过一劫。朱棣当上皇帝后,将聊城的隆兴寺命名为护国隆兴寺。因该桥位于隆兴寺南侧,故命名为白玉桥。

  还有位于闸口西北,运河与铃铛湖连通处的清孝桥。据记载,明朝聊城人傅尔恒,自幼丧母,育于继母,天性纯孝,曾任岳阳县令,为政清廉。任满返乡后,继母年老有病,傅尔恒早晚伺候,照理周到,享誉乡闾。监察院御史中丞感其诚,为其题写门额清孝先生之闾。故顺运河一里多路的街称为清孝街,因该桥位于清孝街南首,故命名为清孝桥。

  与地理位置紧密相连

  这些桥梁更具识别性

  与体现历史文化内涵不同,湖西自然风景区景色优美,桥梁命名时充分结合区域环境特点,借用名诗名词,体现休闲、生态、自然的意境。如:水城明珠西侧区域内为竹类湿地公园,环境自然原生态,与繁华的城市相比,这里恰如一处世外桃源,故借用陶渊明名诗命名为桃源桥、悠然桥等。

  相比而言,运河、徒骇河桥梁名称更体现出其地理识别性,像东昌湖风景区外运河上的桥共14座,命名时采用以相交道路名为名,后缀桥。比如:建设路运河桥命名为建设桥、向阳路运河桥命名为向阳桥。

  徒骇河沿岸桥梁16座桥梁(其中已有名称桥梁7座,规划名称桥梁9座)同样如此。该负责人表示,徒骇河南北贯穿城区,是城区内最宽的河流,水面开阔,跨越徒骇河的桥梁均为城市交通干道,气势宏大,景色壮观。为充分体现桥梁恢宏气势,均以大桥作为桥梁名称的后缀,为增强地理识别性,原则上以与之相交的城市道路名作为桥梁名称的前缀。如:光岳路跨徒骇河桥命名为光岳大桥;利民路跨徒骇河桥命名为利民大桥;湖南路跨徒骇河桥命名为湖南路大桥。

  这其中不能不提到东昌大桥。该负责人表示,东昌路是城市东西主轴线,徒骇河是城市南北主轴线,河路相交处是城市的重要节点,是展示城市形象的重要窗口。此桥为东昌路跨徒骇河桥,为聊城桥梁的典型代表,又因聊城古时为东昌府,取名东昌大桥,既指位明确,又是历史文化的延续。

  东昌湖八湖八岛命名

  各有寓意又相得益彰

  不仅仅针对这些桥梁,该负责人表示,为强化地域可视性,借鉴杭州西湖湖区命名经验,结合聊城历史文化、文人典故、湖区自然风貌,此次对东昌湖八个分湖面分别进行命名,统称为东昌湖。其中的八个岛屿,也都进行了命名。

  位于古城东侧,东关街以南的湖面被命名为丁家坑。据记载,聊城历史名人丁志方故居位于该区北侧,明朝建文帝被朱棣推翻后,丁志方坚持一臣不保二主遗训,被杀时尸身不倒,血流忠字,人头落地之后,口中频说坑字。朱棣闻讯后,感其忠良,即下旨在丁志方的故土封赐一个大坑,取名丁家坑。

  位于古城东南的湖面被命名为演武湖,因湖区内的演武厅遗址而得名。此外,明珠湖位于古城西南,是湖区内最大的一块水面,阳光照射下,开阔的湖面似明珠一般闪闪发光,取名明珠湖;望岳湖位于古城西侧,取名望岳湖,寓意仰望光岳、泰岱之意;荷香湖位于东昌路南、湖滨路东侧。因湖区内遍植荷花取名为荷香湖;琴湖位于凤凰台东南、镜明路北侧。该湖区小巧玲珑,形似古琴,命名为琴湖,寓意用锦瑟和弦奏响水城华美乐章;镜明湖位于古城东北,该湖面被城市建筑包围,少有风浪,湖面宛如一面明镜,故命名为镜明湖;铃铛湖位于古城东、东关街以北。该湖区被岛屿分割成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的多个湖面,从高出俯瞰,恰如镶嵌在古运河畔的一串铃铛,故取名为铃铛湖。

  湖区内八个岛屿,其中名人岛、湖心岛、百花岛、月亮岛、南关岛五岛为传统使用名称,规划中予以保留。

  位于铃铛湖景区内的葫芦岛和状元岛命名,都是结合了自身的景观和文化特点,而演武湖区内唯一一处湿地景观云泽湿地更具文化内涵。该负责人表示,此地丰富的水生植物呈片状点缀其间,从空中俯瞰,恰似片片云朵镶嵌其中,故名云泽湿地。古代云梦泽包括云泽和梦泽,梦泽在江南,云泽在江北,比较切合江北水城的禀赋。

  命名可不是头脑一热

  此次规划前多次研讨

  陈昆麟是聊城著名的文史专家,全程参与了此次桥梁命名的工作,在以往我市桥梁命名中,他也作出了突出贡献。

  说起聊城的桥,陈昆麟说,这些年,聊城打造江北水城,运河、徒骇河、东昌湖等相继进行保护和改造,有水就有桥,聊城出现了很多新桥梁。桥梁没有名字,群众在日常生活中,表达起来有难度。同样一座桥,在群众中可能有好几个版本的名称。比如聊城一中门口的桥梁,有的称呼为一中桥,但头几年还有人称呼其为文轩桥。叫法不一样,时间久了,就容易混淆。

  早在五六年前,水城集团曾经组织聊城一些专家对聊城桥梁进行过专题研讨,并对一些桥梁进行过命名,但是,很多桥梁的名字没有叫响。

  这次为聊城桥梁命名,市政府非常重视,组织专家召开多次会议。因此,专家在会议上各抒己见,气氛很活跃,甚至为一座桥的命名争论得很激烈。

  陈昆麟介绍说,聊城的板桥有一定的历史烙印。本来,东昌路通过二干渠的那座桥梁是木板建造的桥梁,因此,聊城人根据桥梁材质把这座桥称呼为板桥。但是,随着建设路、兴华路、利民路的延伸,在二干渠上也建起了水泥桥梁,在很长时间内,这些新建的桥梁的称呼也与板桥有关。这种称呼有些勉强,因此,这次重新命名,陈昆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再比如财干路上有两座桥,分别叫财干东桥财干西桥。在陈昆麟看来,这样的名字没有一点文化气息,太直白。陈昆麟曾提出建议,将在财干路上的桥改为宏源桥。

  陈昆麟说,桥梁的起名要充分考虑到其地理位置、约定俗成、建筑形制等多重因素,因此起名的过程可不是头脑一热,而是要多花费很多心思。对桥梁来说如此,对于水域起名来说也是这样。举个例子,《聊斋志异》中曾讲述过胭脂的故事,这个故事广为流传。如果要根据《聊斋志异》中的描述来推断,东昌湖东北水域也可以叫胭脂湖,但其他水面就不能这样称呼。

  (记者 赵宗锋 于新贵)

Copyright © 2014-2019 ilcw.net 聊茌东新闻网_聊茌东第一网络媒体_聊茌东都市区门户! 版权所有